qc

随便看看

【航润】懒货追夫

*1.1w+

*HE 

*ooc


“那说好了,我只负责不懒得爱你就可以。”



00.

九月,无数新面孔涌入南丰大学,他们是刚刚迈进大学校门的孩子,他们将在这里开启新的生活。


报道的地方熙熙攘攘,一眼望去全是人头,陈天润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抓着张泽禹在人流中艰难地行进。


九月的南方还保留着酷暑时的燥热,正值午时,太阳正当头,炽热的阳光把陈天润晒得睁不开眼,拿着校门口发的彩页堪堪遮住眼睛。


一旁的张泽禹嘴里絮絮叨叨:“晒死了晒死了,怎么刚来就让受到酷刑啊,陈天润,你那彩页分我一张……”


一张张陌生面孔在眼前刷新,陈天润皱紧眉头,突然,一道不同于他人气质的身影映入眼帘,陈天润定睛看去,一个倚着桌子在树荫下谈笑风生的男生。


精致的面孔,穿着学生会的志愿者服装,拉链敞开着,懒散地搭着胳膊,眼神像是随便放在一个人身上,听着旁人说话,突然笑起来,低着头连胸膛都在震动。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痞劲。


当时陈天润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真他妈帅啊。


缘分有时很奇妙,一见钟情就在一瞬之间。


陈天润突然停下脚步,张泽禹被迫停下。


“润儿,润儿,咋不走了,你……”


陈天润转过头,眼神呆滞又坚定。


“张小宝,我坠入爱河了。”


01.

陈天润是个懒的,有多懒,连左航的信息都是张泽禹帮他打听的。


张泽禹嫌他懒:“陈天润,你既然喜欢人家就去追啊,你再这么懒下去,别说人左航了,到时候你连对象都难找。”


“哎呀张小宝,追人太累了,我们应该相信缘分,如果有缘,那么不用我刻意去制造机会,机会也会自己来的。”


张泽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就你这样,能追到左航就有鬼了。”


确实有缘,陈天润遇到左航了。


陈天润大学专业选的是数学与应用数学,属于专门研究数学的专业。


陈天润从小就显现出对数学浓厚的兴趣,从小到大参加了无数数学竞赛,拿到了无数奖项,也因此他保送了南丰大学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


陈天润从高中就开始接触大学数学,没有老师讲,就自己一点点查资料琢磨,高中三年兼顾高中学业的同时自学了大学一年级课程。


所以他很自觉地来蹭大二的专业课了。


张泽禹对此表示恨铁不成钢,大二的课表是陈天润自己找的,大二的课本是陈天润自己借的,大二的教学楼离他们这儿百八十里远,这会儿他倒是勤快了,蹭人家课的时候不懒了,愿意跑老远去上课。


追人就不愿意。


陈天润,你能找下对象才怪。


02.

陈天润心情颇佳地走进大二的教室,刚想在第一排找个位置坐下,就看到坐在阶梯教室最中间一行的左航。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左航,纯属是偶遇啊。


陈天润这才想起张泽禹教他要追人,要制造机会。


陈天润沾沾自喜并且对张小宝的制造机会再次不屑地嗤之以鼻,同时自信地朝左航走过去。


切,机会这不就来了,哪里用制造,不就是追人嘛,让你看不起我张小宝。


左航手里转着笔低头看课本,忽觉一道人影挡在自己身前。


“左航学长,我喜欢你。”左航疑惑地抬头看去,一个男孩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怎么大清早就玩真心话大冒险。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你。”


陈天润嘴角的笑意不减,他又开口,“没关系,学长,可以让我坐进去吗?”


这是个绝佳的位置,不用低头仰头就可以看到黑板。


至于左航,慢慢来嘛。


左航在最外面的座位坐着,身旁有一个空位。


左航皱皱眉头,他不是很想跟一个对自己有明显意图的人坐在一起。


“不行。”


“哦——”陈天润嘴角耷拉下来,乖乖站在一旁。


左航也没再去管他,直到上课。


代课老师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小老头,经常笑眯眯的。


打了铃,王教授走进教室,教室里一下变得安静下来,陈天润还在过道里站着。


其实陈天润不是故意的,他本来就是想等等左航看看他会不会心软放自己进去顺便再物色一个新的位置以防左航不放他进去。


结果他没想到大学生抢座的能力如此之强,再加上今天上课的王教授是很有名的专业课老师,他的课常常人满为患,这就导致陈天润不过低下头回复了一下张泽禹的微信,再抬起头时已经没有空位置了。


巧的是,左航身边那个位置没人敢坐,再加上陈天润一直在左航旁边站着,大家都有眼力见地没有坐过去。


王教授放下课本抬头就看到站在过道里手足无措的陈天润,小老头笑了笑,“这位同学,怎么不坐下啊?”


陈天润反应过来是在说自己,他不好意思地说:“老师,没位置了。”


王教授探头看了看乌泱泱的阶梯教室,眼睛锁定到左航身上:“左航,你旁边不有个地方吗?快给人家让一下啊。”


左航这才不情不愿地起身给陈天润让开,就在陈天润往进走的时候,王教授好奇地问陈天润:“这位同学,新面孔啊,不是我班的学生吧,第一次来?”


陈天润刚坐下听到王教授问他话又条件反射地站起身:“老师,我叫陈天润,我是大一的。”


王教授背过身弄多媒体,边打开课件边调笑着说:“大一的怎么来听我的课啦?让我猜猜,来追人的吧。”


陈天润脸红了一片,周围爆发出笑声,他用余光撇了一眼左航,左航没什么表情,还是低着头看书。


“我再猜猜,追……左航来啦?”王教授笑眯眯地打开课本,扶了扶老花镜。


教室里再次响起声音不小的笑声,陈天润脸更红了,他的裤子快被抠破了,他不知道怎么解释,王教授猜得很对,但他真的是为了听课来的,可是左航……哎呀呀,到底怎么说呀。


左航转笔的手一顿。


这老头儿……


“哈哈哈,左航就是招人喜欢啊,快坐下吧,我们开始上课。”


03.

终于开始上课了,左航和陈天润都松了一口气。


陈天润从书包里掏出借来的课本,拿出笔和本,左航在上课前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身旁坐着的这个男生最好不要打扰他上课,不然……


没有不然,出乎左航的意料,陈天润上课上得很认真,他的字清秀隽丽,笔记条理清晰,连左航都忍不住侧目去看他的笔记。


陈天润没有分给左航一个眼神,上课之前他的心里也闪过一个念头,抱歉了左航,下课再追你。


陈天润的的确确对数学很敏感,他提前预习过,脑子又聪明,几乎王教授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他都是第一个举手的。


王教授很给他面子,抽了陈天润好几个问题,都回答得从善如流头头是道。


王教授赞赏地点点头,果真现在的后辈不容小觑。


左航从一开始的有点厌烦到现在慢慢地忍不住去看陈天润,这课不算简单的,王教授出的题陈天润总能很快地理清思路,写到纸上整齐又条理,速度和左航差不多。

字却比左航整齐很多。


强者总是更欣赏强者,左航摒弃了一开始的偏见,有一说一,他确实欣赏陈天润突出的数学天赋,尤其他只是一个大一的学生。


左航一直是王教授最喜欢最看重的学生,在陈天润来之前,他总是举手的人里面最早举的,准确率最高的,现在来了个陈天润,完全可以与他匹敌。他没想到这个喜欢自己的男生,还挺牛。


上课时会有自由讨论的环节,是一道本节课最难的大题。


陈天润这才把眼神转向左航,刚刚看着黑板理智又坚定的眼神一下子弱下来。


“学长,你介意和我讨论吗?”


左航不想掉自己的面,谁叫他那会儿那么拽,所以即使他在心里已经认可了陈天润的能力,但还是要装出一副勉强的样子。


“咳咳,反正我旁边也没人了,那就你呗。”


两人开始讨论题目,专业性一下就出来了,那道被王教授号称是研究院发放的研究题目在两位一笔又一笔的思路下迎刃而解。


讨论时间结束,王教授抽人上黑板解题,陈天润压低声音问:“学长,咱俩谁去?”


“你新来的,你去呗。”


“左航,和小陈说啥呢?解出来没?”


“老师,陈天润解出来了,他想上去写。”左航说着在陈天润震惊的目光中起身让位。


阶梯教室的黑板很大,左航看着讲台上奋笔疾书的陈天润,想起刚刚讨论时冒出的念头。


他的思维和我的,很相似。


陈天润解完题后,王教授直接让陈天润讲了一遍,陈天润也不怯场,侃侃而谈。讲完后,教室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讲台上这个来蹭课的大一新生让台下的每个人刮目相看。


掌声雷动中,陈天润看向左航,左航也拍着手,赞赏地看着他。


陈天润心想,这也算成功一小步了吧。


04.

后来每周的专业课,陈天润都会来,而左航也自觉地给陈天润空出位置。


说实话,左航很享受和陈天润探讨问题时的感觉。


但这一定不包括陈天润时不时的“深情告白”。


陈天润也很苦恼,他向张泽禹抱怨道:“每次我一和他讨论完题,我趁热打铁跟他表白,他就丧失了那股热情,一下变得好冷淡哦。”


张泽禹陷入了沉思:“润儿,你这描述……好像一个提上裤子不认人的渣男哦。”


“张小宝!你脑子里能不能少点黄色废料啊!”


“这不是你说的嘛,行了行了,到点了快去上课吧。”


陈天润拿起书包往外走。


“去见你的左航学长咯!”


“张小宝,你等我回来收拾你!”


陈天润走进教室,今天来得比较早,教室里人还不多,左航已经坐在座位上了。


“你来了,你上节课的题算出来是多少?”


“你等等,我拿一下。”


就在陈天润掏书包的时候,左航旁边走过来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


“左航,早上好!这是今日份的早餐。”


“谢谢,不用了,我吃过了。”


陈天润放缓动作,好奇地看着俩人。


“没事,呐,还有奶茶,你可不许拒绝啊,这是情书,记得看啊,再见!”


说完女孩就跑了,留下一杯奶茶和一封包装精致的信封。


左航无奈地把奶茶和情书放在一边,拿起陈天润的作业开始看。


陈天润看着那封情书,礼貌地问了一下左航:“学长,我能看看吗?”


左航头也不回地说:“怎么,要借鉴啊。”


“不是不是……”


“看吧。”


陈天润悻悻地拿起情书,开头就把陈天润吓了一大跳。

“左航,今天是喜欢你的第428天,今天有没有喜欢我呢?”


剩下是很文艺的句子,字里行间透露着女孩细腻青涩的小心思,还有一些女孩分享的日常。


写得很认真,也很详细,字数不少,甚至还画了画。


“……她每天都给你写情书吗……”


“好像是吧,每天收的不少,没什么印象……诶你这个地方是怎么想的?……陈天润,陈天润。”


左航偏头看过去,看到陈天润一脸震惊的表情觉得好笑,挑挑眉:“怎么,现在知道你情敌的强大了?我可是很抢手的。”


陈天润轻轻地把情书塞回信封里,摇摇头,陈天润心里想着:“原来这才是小宝说的追人,她们精力好充沛呀。”


左航可能今天心情不错,难得地逗了一下陈天润:“诶,话说回来,你当时为什么喜欢我啊,咱俩之前又没见过。”


陈天润缩缩脖子,“我对你……是一见钟情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没气势。


“哦~见色起意啊。”


陈天润又脸红了,他之前都是用自己语文一百三的嘴皮子跟左航油嘴滑舌,说些从网上学的土味情话,还觉得这是剑走偏锋一定能抱得美男归。


怪不得左航不为所动,那么多人追左航,他恐怕是最弱智的一个了。


好丢脸啊。


左航看着陈天润红了一片的脸蛋觉得好玩,忍不住逗他:“我差点都忘了你还喜欢我呢,喂,小陈同学,你追人就是跟别人讲数学题啊,好特别哦。”


陈天润感觉脸烫得要冒烟了,他拿手捂住脸,妄图屏蔽自己丢脸的事实。


陈天润露在外面的耳朵通红,左航看着陈天润不好意思的样子,嘴角越发上扬。


想起陈天润平时跟自己说土味情话时自信的样子,像一只小猫等待主人夸奖一样,自己无奈又没办法,只能听小猫张牙舞爪地抱怨自己冷淡。


这个笨蛋。


左航没有发觉自己快要飚到天上去的嘴角,就像他没有发觉自己心中已经陷落了一块柔软的地方一样。


05.

我们的陈天润同志回到寝室之后跟他的革命战友张小宝同志添油加醋地夸张渲染了一番他情敌的强大并且励志要效仿人家除了上专业课之外也要多找左航。


首先陈天润决定明天要去操场跑步偶遇左航,顺便再找几条小清新的表白语录。


对此,张小宝同志冷笑一声。


就你,陈天润?


果不其然,第二天闹钟响起,张泽禹从床上翻下来走到陈天润床前叫他起床,然后就去洗漱。


结果洗漱回来陈天润仍然维持着张泽禹走之前的姿势一动不动。


“喂,陈天润,起床啊,不是要偶遇左航吗?”


“再睡会儿……”陈天润囫囵说下这句话翻过身接着睡。


张泽禹就知道,陈天润昨天晚上忙社团的事情忙到半夜,今天能起来才怪。


不过平常陈天润也起不来。


“不追你的左航学长啦?”


“……再说吧……”


想起昨晚睡前陈天润信誓旦旦的保证,张泽禹冷笑一声后出了门。


陈天润,懒死你吧。


张泽禹回来之后陈天润刚醒,陈天润的眼神还很涣散,他盯着张泽禹手里的馄饨和小笼包。


“辛苦了,宝sir。”


“不辛苦,我遇到张极了。”


陈天润听到这个一下来了精神,他凑到正在拿饭的张泽禹身边,焦急地问:“怎么样怎么样?”


张泽禹一脸嫌弃地推开陈天润,“当我是你呢……你快去刷牙陈天润!臭死人了!”


张泽禹把陈天润推到洗手间,刚过十秒钟陈天润又叼着牙刷满嘴泡沫地出来。


“怎么样啊,你的crush,约到了吗?”


“……张极说他们下午有场篮球赛,和隔壁南郡比的友谊赛,每个月一次的那种,他叫我去看。”


“嘿,可以啊你张小宝,来,爸爸奖励你一个,啊——”陈天润往张泽禹嘴里塞了一个小笼包。


“滚滚滚,手干净不干净,你下午和我一起去听见没。”


“啊~不要啊,篮球馆也太远了,你想要累死我吗?”

“累不死你,左航也去。”



陈天润刚要回洗手间的背影转回来,“行吧,勉强陪你去。”


06.

张泽禹跟张极说让留两个位置,他要带朋友。


张极很给张泽禹面子,留了两个最前排。


张泽禹带着陈天润走进去的时候场馆里已经坐了很多人了,球员们还没上场,张泽禹带着陈天润坐到位置上。


陈天润的手机响了一下,他低头看,是社长发来的消息。


“宝儿,我们社长发了一个社会实践报告单,说要助人为乐帮助社会的,待会儿我给左航送水的时候你帮我拍下照片,回头我把他洗出来。”陈天润边回复着社长边对张泽禹说。


“行,还好我提醒你把水带上了,你说你,看人家打比赛连水都不带,咋,到时候你跟人家啦啦队一起跳舞加油去啊。”


陈天润撇撇嘴,反驳说:“我这不是第一次嘛,哎呀,小宝,你知道这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重大突破了啊。”


说着说着到了点,双方球员入场,陈天润一眼就捕捉到了左航,左航也看见了他。


蛮诧异的,左航还没在数学课堂之外的场所见过陈天润。


陈天润向左航挥了挥手,示意他是来看左航的。


张极看向张泽禹那边瞄到陈天润在向左航打招呼,他上前碰了一下左航的肩膀,“你认识?”


左航回过神来:“就是那个大一的,专业课的那个。”


“哦~小学弟呀。”


“别贫。”


两人做着热身运动,张极向左航说:“你那个小学弟,张泽禹带过来的,就是我那个暧昧对象。”


“他俩认识?”


“说是发小。”


“啧。”左航起身,“那改天一起聚一聚呗。”


“成,打完这把问问呗。”


比赛按时开始,对面的南郡大学篮球队是和他们实力相当的对手,尤其他们的队长,苏新皓。


左航和苏新皓一直互相看不惯,这次打比赛又碰上了,都势必要把对方打得落花流水。


比赛刚开始,陈天润还看一看,五分钟后,他就昏昏欲睡,他是个体育废柴,篮球这种东西压根没碰过,更别说比赛规则了,他看场上那颗球看得眼花缭乱,看得困了,就把头靠在张泽禹身上。


张泽禹平时也打篮球,虽然不是专业的,但也对篮球有一颗热血的心,更别说他的crush还在场上比赛,他看得比平常都更认真。


张泽禹知道陈天润不善运动,所以也没抱多大希望让陈天润一场比赛看下来,但是,大哥,你也不能刚开始五分钟就睡觉吧,还靠我身上,这让你喜欢的人和我crush怎么想啊!


张泽禹放下为张极拍照的手机,低头去提醒陈天润,他刚刚察觉到左航和张极往他们这边看了,尤其是张极,脸色很不好看。


结果陈天润,不出所料,只要睡着就和猪一样了,观众的呐喊声振聋发聩。


陈天润安然入睡。


张泽禹怎么摇都摇不醒陈天润,上半场快结束了,他要给张极拍照片,于是也不管陈天润了,咬咬牙接着拍。

剩下的再说吧。


上半场很快结束,球员们休息时间,啦啦队上场表演。


张极走过来找张泽禹,张泽禹这时也顾不上陈天润了,他在心里默默给陈天润道了歉,狠下心起身。


抱歉了润儿,为了你爹我的幸福,委屈你一下。


没了支撑力的陈天润被闪了一下之后被迫醒来,懵懵地看向张泽禹。


入目就是张泽禹在张极耳朵边不知道嘟嘟囔囔什么,反正看张极表情挺爽的,张极手里还抓着他们买的水。

等等。


水。


左航!


这下陈天润是真醒了,他拿出水,抬眸寻找左航的位置,他刚刚锁定了左航的头,就被左航周围的人群吓到了。


太恐怖了,左航个子高,周围的来送水送毛巾的人没有那么高,远远看过去就像左航被矿泉水和五颜六色的毛巾给埋了。


张泽禹送走张极,转头看向呆愣在原地的陈天润,疑惑地问:“你咋不去送水。”


陈天润抬了抬下巴,示意张泽禹看过去。


“……我去,太牛了,左航要是全收下,估计能在宿舍楼底下开个摊儿卖了。”


张泽禹把头转回来,一脸可怜地看着陈天润,“润儿,你加油,我手机已备好,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录下来你奋勇杀敌的壮烈场面。”


“得吧,别指望我了,我绝对挤不进去。”陈天润把目光收回来,看向场馆里另一侧。


给左航送水看来是不太现实了,算了,转移目标,先完成任务,别浪费这瓶水。


“那你咋办,马上就开下半场了,快赶不上了,要不待会儿完了我再拍个你捡垃圾的照片?”


陈天润锁定了一个人,毅然决然地走过去,“捡垃圾的用过了不能用了,准备拍照啊张小宝,看我怎么关怀篮球运动员。”


张泽禹不知道陈天润要干嘛,只能把手机举起来。


陈天润走到苏新皓面前,笑意吟吟地把水递过去:“同学,刚刚打比赛辛苦了,给,喝个水休息一下。”


由于这次赛前抽签抽到了南丰大学,所以是在南丰大学的篮球馆里比的赛,南郡大学的学生除篮球队外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所以在整个场馆内几乎没有南郡的学生,更别提送水的了。


以防张泽禹拍不到照片,陈天润还特意跟苏新皓多聊了几句,苏新皓向陈天润道过谢之后,陈天润就往回走了,走之前还向苏新皓招了招手。


这哥们笑起来好可爱,像他那个刚上小学的表妹。


陈天润愉快地跑回了座位,刚想分享给张泽禹那个他送水的男生长得很像他表妹,就看见张泽禹欲言又止的犹如吃了一只苍蝇的表情。


“咋了,我看看照片,把我拍得帅不帅。”陈天润抽出张泽禹手里的手机,翻着照片。


“……陈天润,你未来一个礼拜别跟我一起走。”张泽禹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


陈天润刚想问为什么,后面的人拍了拍陈天润的椅子,指着苏新皓说:“同学,那是你哥哥?”


“不是啊,怎么了?”


“那你就是喜欢人家,不然你给他送什么水啊。”


陈天润一头雾水,还想继续问张泽禹一把把他拉过来。


“他妈的你刚才送水的是南郡的队长。”


07.

张极看着陈天润把手中的水给了对面的苏新皓,没忍住一口水喷出来,浪费了张泽禹给他的一口水。


他清楚地感到身边的气压低了下来,他咽了口口水。


太狗血了,待会儿比完也不聚了,先把张泽禹拉走。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左航一把捏瘪手中的矿泉水瓶,他本来觉得陈天润开窍来看他的比赛已经很不容易了,他甚至不奢求陈天润知道给他送水,结果这家伙倒是知道要送水,送的不是我,不是我也就算了,还是对面的,送的对面的就算了,送的还是苏新皓。


陈天润,真有你的。


下半场比赛一声哨响,左航打得格外凶,连队友都有些接不住。


专打苏新皓。


左航用余光扫了一眼陈天润,这下知道看了,坐得笔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左航。


呵,这下知道看了,不靠在别人肩膀上睡觉了。


陈天润正襟危坐,他恨。


南丰和南郡是兄弟学校,两校经常一起办事,所以篮球服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当时场上乱哄哄的,他又没看比赛,不知道苏新皓是南郡的。


苍天啊,怎么什么事都能落到他陈天润头上啊。


唯一能给到陈天润安慰的只有手里的照片了,好在,社团任务算是完成了。


他偷瞄了一眼左航,扫掉心里那点心虚。


没关系没关系,至少我还活着。


比完赛之后照例要聚餐,张极来找张泽禹,想带他一起去,张泽禹婉拒之后就匆匆拉着陈天润回去了。


救了个大命,先教育教育这祖宗。


左航打完比赛,望着陈天润离去的背影咬牙,他不知道方才那股子冲劲从何而来,又为何而起。


08.

王教授出差了一个月,陈天润一个月没见左航。


再见面时是秋季运动会上,他又得填一张社会实践报告单,这次社长给他派下任务了,给运动员送葡萄糖。


不限制对象,送完就行。


陈天润猜到左航肯定报名项目了,好久没见左航,他心里也有点忐忑。


他抱着一板葡萄糖穿梭于人群当中,这次也得拍照,但是因为是大型活动,所以社团里分了小组行动。


他和组员找到了运动员等候区,因为左航独特的气质使然,陈天润很容易地找到了左航。


他小跑过去,趁组员不注意,把那一板葡萄糖塞到了左航怀里。


“学长!好久不见,给你葡萄糖,等一下加油啊!”陈天润的追人技巧这一个月在张泽禹的教育下突飞猛进。


左航本来在和张极讨论明天的一月一度的两校篮球赛的作战计划,突然被什么东西塞了个满怀,抬头就是陈天润笑着看自己。


左航是有点愣的,一个月不见的人突然活生生地出现在你眼前。


“学长?学长?”


“左航!”张极推了一把左航,真是丢脸,跟痴汉一样。


同组的组员追了上来喊陈天润,陈天润向左航摆摆手,“我得走啦,学长再见,加油哦!”


直到陈天润跑出左航的视线,他才低头看怀里的葡萄糖,一整板,没拆过的,他又探头看张极手里,什么都没有。


“只有我有,对吧?” “是。”张极无语。


“他特意给我准备的,对吧?” “没错。”张极咬牙切齿。


“你没有,对吧?” “……”张极忍无可忍。


“那我就不跟他计较上次他送苏新皓水的事了。”


“不是吧大哥,你都不问他为什么给苏新皓送吗?”


“往事如烟云,珍惜眼前人,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左航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喜滋滋地想:“不就是欲擒故纵嘛,这小东西,进化啦,我还不知道他,不就是想让我吃醋吗?他都不跟我计较了,我当然不跟他计较了。”


张极看着左航摇摇头,还说对人家只是soul friend的感情。


嘴硬,我看是boyfriend。


轻轻松松跑完比赛,左航抱着喝剩下的葡萄糖想去找陈天润,结果抬头就看到陈天润在给下一组比赛的运动员分发葡萄糖。


这时,一位靓仔边灌一支葡萄糖边从左航眼前路过,左航拦下他问:“兄弟,你这葡萄糖哪儿来的?”


男生抬抬下巴示意陈天润的方向,咽下嘴里的葡萄糖,“志愿者发的啊,每个运动员都可以领……我靠,哥们你咋这么多。”


左航看向不远处跟别人相谈甚欢的陈天润,一口气梗在脖子里。


刚刚口腔中甜丝丝的味道仿佛渗进了五脏六腑,甜得他心悦,现在美好泡泡一破,一下成了要人命的工业糖精。


所以不是我特有的,每个人都有,而且只是个学校志愿服务,左航捏紧手里的包装袋。


陈天润察觉到目光转头看过来,跑过来找左航。


“学长辛苦啦,累不累,我的葡萄糖是不是超有用的……诶……你干嘛啊……”


左航胡乱把剩下的葡萄糖塞给陈天润,扭头就走。


陈天润不明所以追上去,“怎么了学长,没拿到名次也没关系的,你一直……”


“以后别给我东西了,我不需要。”左航板着脸,步伐越迈越大。


陈天润体质不好,运动量稍微过点就会喘,今天本来已经站了很久了,体力快殆尽了,他费了点力气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左航。


“为什么呀?我……”


“有意义吗?咱俩什么关系都没有。”


我有的别人都有。


“我不是在追你吗?慢慢来啊……你走慢点……”


“你追不到我的,我不会喜欢你。”


不会追人的笨蛋,我才不要喜欢你。


陈天润听到之后停下了脚步,他不可置信,眼眶里蓄满了泪。


左航没有回头,他一直往前走。


身后传来陈天润的声音。


“左航!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左航是有点后悔的。


09.

好吧,左航很后悔。


今天王教授出差回来,他没想到陈天润会来上课,巧的是他那平常都请假的倒霉富二代发小朱志鑫今天破天荒回了学校,说为了躲家里安排的相亲。


朱志鑫除了报道那天来了一下,剩余时间就一直待在他老爹给他安排的公司里,如今被逼婚,倒是真逼上梁山了。


要不是左航和他打小就有交情,是绝对不会带朱志鑫来自己的教室,他坐在了平常坐的位置,让朱志鑫坐在了旁边那个位置,也就是陈天润平时坐的地方。


好友相聚,自然少不了话要说。


于是陈天润在走进教室的时候就看见了左航和一个漂亮男孩在嬉戏打闹,两人说话凑得很近,像是不想被别人听见。


陈天润很理智,他不会因为左航而放弃自己的课程。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在看见平时属于他的位置上坐着另外一个人时,心里泛起了酸痛。


他整理好情绪,坐到了第一排的位置。


左航注意到陈天润之后就一直盯着他的背影,他昨天说完那些混账话之后就后悔了,他恨自己一时心急说了伤人的话,但他又没陈天润的联系方式,碰巧张极和张泽禹这两天也吵架了,也没办法通过张泽禹传话。


第二天来上课他都不敢奢望陈天润会来,没想到陈天润还是来了,不过这次左航没有厚脸皮地觉得是陈天润放不下他,是为他而来。


他清楚地知道陈天润,学业为重。


王教授刚进门就注意到第一排的陈天润,他刚想开个玩笑,抬头就看见左航身边坐了个面生的漂亮男孩。


噤声。


他识趣地没去开玩笑,说了点不咸不淡的话就开始上课。


陈天润上课还是那么认真,积极回答问题,反倒是左航,一节课盯着陈天润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现在的年轻人啊,捉摸不透。


10.

下午是这个月的篮球友谊赛,这次还是抽到了南丰。


左航在比赛开始前往观众席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人,连张泽禹都没来。


南丰的两员大将心情不佳,打比赛时带着全队都有股狠厉劲。


中场休息时,一抹身影急匆匆地从门口走进来,径直走向场地。


是陈天润,左航眼睛一亮。


不过不是来找自己的,又是来找苏新皓的。


陈天润上次的实践报告单被选中要求写一份更详细的资料往上头交,这下连被帮助的苏新皓也得填表格,陈天润不认识苏新皓,去了南郡也找不到,只能在每个月的篮球赛碰碰运气,运气好抽到南丰那就有戏。


他不想看见左航,趁着中场休息,他溜进来想加个苏新皓微信回去慢慢说。


进门时还是没忍住瞟了一眼左航,还是被一堆男的女的围住。


切。


陈天润找到苏新皓,向他说明了情况,礼貌性地又给了苏新皓一瓶水,拿出手机翻出二维码打算让他扫。


明晃晃的二维码。


“妈的。”


可能是刚刚打比赛过于用力,把左航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打出来了,把左航之前缺少的勇气打出来了。


反正左航只想把陈天润从苏新皓跟前拽走,加微信?连我都没他微信,还轮得到你?


他扒开眼前的人群朝陈天润走过去,陈天润刚喜滋滋地同意了申请,就被一股有力的力量拽住了手腕往出走。


苏新皓想拦住左航,却被张极一帮人挡住。


“张极,换张峻豪上,我解决一下家事。”


一直拽出门口,陈天润挣扎得手腕发疼。


“左航!放手!左航!你疯了?神经病啊你!撒手啊!”


左航把陈天润拉到一棵树下,轻轻地捧起陈天润的手腕揉。


陈天润当然不给他面子,一把抽出手就想走。


“阿润,阿润,我错了,你听我解释好不好?”左航从背后抱住陈天润,陈天润的力气比不得左航,挣脱不开也只能愤愤地跺脚。


“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咱俩又什么关系都没有。”


“乖,阿润,听我说好不好。”


身后是左航沉稳有力的心跳,震得他也跟着心跳加速,耳边是左航略带喘息的嗓音,周身环绕着左航身体的温度和独特的荷尔蒙气息。


陈天润哪有过这么丰富多彩的感受,大脑也有些宕机,正好半天也累了,就乖乖窝在左航怀里。


听就听,我到要看看你嘴里能吐出什么名堂。


左航见陈天润乖顺下来,轻轻把下巴放在陈天润肩膀上。


深吸一口气,左航慢慢开口:“我先向你道歉,我不该说那样的话,我说完就开始后悔了,阿润,我回去之后想了很久,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到后来慢慢发现了我们的共同点,我开始慢慢接纳你,但我很笨,我把我对你的感情都归为soul friend,直到昨天回去之后,我认真审视了一下我们的感情,我发现……”


左航松开陈天润,轻轻把他转过来,看着陈天润的眼睛说。


“我喜欢你。”


陈天润本来就眼眶微红,这么一说又委屈得不得了。


混蛋左航,都说好不要喜欢他了,怎么还来撩拨我。


“乖乖,我是认真的,我昨天生气是因为葡萄糖,我以为你只给了我一个人,结果他们都有,左航撇撇嘴,好像也委屈得不行。


陈天润气不打一处来,“葡萄糖怎么了,我不是只给了你一个人一板吗?别人我都只给一支的,我还偷偷藏了几支准备你今天打比赛喝呢。”


左航哑然,确实,这在陈天润的世界里确实属于偏爱了。


“宝贝,我真的好喜欢你。可以试着再喜欢我一下吗?”


左航可怜巴巴地看着陈天润,陈天润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左航嘴里说出来的。


“左航,我有点笨,我没追过人,所以不会追你,我也没谈过恋爱,和我谈恋爱可能也没那么浪漫,我还很懒,不能陪你锻炼……”


“宝贝,你不笨,不会追人,那就我来追你,不会谈恋爱,我们两个慢慢学,浪漫有我就可以,至于懒,我愿意惯着你,你只要不懒得爱我就可以。”


“我喜欢你,陈天润,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陈天润看着左航半晌,眼里透出的认真和深情快把陈天润溺死,他突然笑出了声,勾住左航的脖子往下压,直到鼻尖抵着鼻尖。


“那说好了,我只负责不懒得爱你就可以。”



END. 






评论(98)

热度(2815)

  1. 共17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