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c

随便看看

【航润】千金难养

*6k+

*HE

*ooc 



“有情人的浪漫不需要灯火点缀,月光足矣。”




00.

“左航——”左航坐在书房里处理文件,突然被一嗓子吼得抬起了头。


即使关着书房的门,即使书房在二楼,陈天润的声音还是清清楚楚地传进了左航的耳朵。


左航赶忙起身下楼,陈天润这小祖宗回来了,他哪里敢怠慢。


果不其然,陈天润在玄关处拖着两个大行李箱气喘吁吁,一脸幽怨地盯着左航。


“左航,慢死了你,你也不来接我,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我一个人提着行李箱从小区门口走回来的,你家小区多大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啊,得亏我身手敏捷避开了狗仔,不然明天的热搜就是《陈天润热度不复从前遭落井下石,只身一人负重回家无人接应》,你之前捧我的都得打水漂!”


左航听着陈天润絮絮叨叨,一只手从他手里接过行李箱,一只手搂着他往客厅走。


“乖乖,这小区安保很好,狗仔进不来的,我当时在开视频会议,手机静音了没听到,而且乖乖你不也没提前告诉我啊……”


陈天润刚刚坐到沙发上的屁股一下子弹起来,像炸了毛的小猫一样,“啊对对对,左总每天日理万机,哪里顾得上我这么个小明星呢,我就想给您左总一个惊喜,到头来成了我的问题了……”


左航赶紧拍着陈天润的背坐下,小猫炸毛要赶紧安抚好,不然待会儿又自己一个人生闷气,把身子气坏了,而且陈天润每天这里飞那里飞,两个人好不容易能见面,他可不想就这么难得的几天抱不到自己的香香人儿。


“好好好,我的错,乖乖不气了,下次我绝对不把手机静音,再也不会让乖乖这么累了好不好?乖,待会儿想吃什么给你做好不好……”


01.

左航是陈天润的金主,他包养了陈天润。


陈天润是一个过气明星,之前也算大红大紫过,后来长江后浪推前浪,娱乐圈更新换代的速度太快,一批又一批的新人很快挤走了陈天润的位置。


陈天润也正式进入了事业尴尬期。


陈天润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儿,每天在家里摆烂,经纪人给他接不下活,转头看见自家艺人像一条鱼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新出的综艺节目哈哈大笑,于是气急败坏,当晚把陈天润打包好塞进了一个包厢。


由此谱写了左航和陈天润的故事。


左航看见陈天润跟自己长得好像,挺有眼缘,又好看,本来想着带回去过一夜扔个剧本算了。结果接触之后发现陈天润完全就是他的菜。


于是乎,左总大手一挥包养了陈天润,把陈天润从出租屋里接回了大别墅。


直到现在,左航越陷越深,陈天润这祖宗要啥给啥,时尚资源,剧本,合作艺人,都是随便挑。


左航把陈天润,那是放在心尖尖上宠的。


实在没办法,左航太喜欢陈天润了。


02.

陈天润在家里待了三天之后又要进组拍电影,左航来送陈天润,陈天润一只手扶着腰,一边骂着左航,“左航,你真他妈的是禽兽,疼死老子了,就不能轻一点吗?我没跟你说过我今天要赶飞机吗?”


左航心虚地帮陈天润揉着腰,听陈天润教训他,“我错了乖乖,下次再也不敢了,过两天拍摄我去看你好不好?”


“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的?你哪次是这样做的?哼……过两天看我我要吃无骨鸡爪,城南那家的。”


“知道知道,不要太辣,要新做的,但不要太冰,对不对?”


左航哄着陈天润进了机场,他们走的VIP通道,粉丝进不来,其实陈天润想跟粉丝互动互动,但左航有点私心,他想跟陈天润多待一会儿,粉丝一来他就会被挤走了。


所以他带着陈天润就往VIP通道走,不给人思考的空间。


陈天润虽然被左航娇纵惯了,但他也知道左航毕竟是他的金主,是他的饭碗,他再平常跟左航闹,左航再惯着他,他也不能太过,他现在的资源几乎都是左航给的,偶尔还是得听听左航的话。


陈天润不傻,他找金主时已经做好了被虐待的准备,遇见左航是他走了八辈子的运,左航还对他这么好。当然他也清楚地知道,这种有钱人家,看他们这种戏子就像看玩具,左航现在对他好,完全可以转过头对另一个人好,他不要太沉溺于左航的温柔。


必须抓紧在左航还对他有新鲜感的日子让自己重新回到以前,这样总不至于左航抛弃他的时候太难堪。


陈天润给左航挥手告别之后转过头这样想着。


此时此刻的左航还不知道他在自己宝贝心里已经树立了一个并不讨他宝贝喜欢的形象,他哼着歌开着车,脑子里计划过几天探班他家宝贝要带什么好吃的。


03.

陈天润正在和对面的男演员拍宣传照,这是一部恋爱主题的电影,之前不是没有拍过,但每次左航都会借着关系跟导演提前打点好,不让陈天润拍亲密戏。


之前那些导演都是擦着左航的底线拍了过去,最多最多拉下手就不敢再往下了,再加上之前拍的都是青春校园爱情,也没有那么多亲密戏。


陈天润向左航抱怨过,说这样太不敬业了,而且剧组里有人听到了点风声暗地里议论陈天润耍大牌,要不是陈天润平时为人谦逊,就要造谣成真了。


左航却不以为意,每到这时,左航才显现出来一点身为金主的霸气。


左航把玩着陈天润细长的手指,带着一股慵懒的语调说:“乖乖,你先是我的陈天润,然后才是演员陈天润,谁要敢说你的闲话,告诉我,我扯烂他们的嘴。”


陈天润窝在左航怀里,头顶的灯投下光晕,左航漫不经心地盯着陈天润的手指说出这句话,陈天润看着左航的侧脸失了神。


卧槽,左航真他妈帅。


“陈老师——陈老师!您快站出镜头了!近一点,你们是情侣!”


陈天润点点头,又往前挪了一点,他有点汗颜,跟着左航时间久了,不自觉地就下意识和别人隔开距离,平常左航已经尽量给他少接恋爱的剧本了,要不是这次这个导演实在是拍一部火一部,他才不会求着左航投资这部电影。


“再近点!再近点!”


“近什么近?”


一声稳重又不容置疑的好听男声响起,整个片场顿时安静了下来。陈天润远离那窒息的距离,偏头去看声音的来源。


是他的左航。


04.

王导楞楞地看着左航走到他跟前,左航揽住王导的肩膀,俯下身子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说:“老王,我记得我跟你说过,这是我的人。”


左航抬起身子看向摄影棚里的陈天润,“陈天润,还不过来!”


陈天润小跑到左航身边,王导宣布暂停拍摄,他给左航和陈天润拿了小板凳坐下,三个人简单地开了一场小会。


“左总,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停,老王,你别想转移话题,咱就说刚才的事,解释解释,我放心把我宝贝放到你这,你就是这么辜负我的信任的?”


王导头上出了一层汗,他看看陈天润,希望陈天润帮他说几句话,谁承想陈天润低着头扣手指头一言不发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当鸵鸟。


“左总,您看这偶像剧,爱情片,哪能没点亲密的戏份啊,而且我们真的尽量减少感情戏了,今天也就只是拍个宣传照,左总,这爱情片不让拍爱情,我们很难办啊……”


左航一点都不领王导的情,他拿起一旁的扇子不紧不慢地给陈天润扇着,“我给你们投了那么多钱,你们就找不下一个编剧,编那种柏拉图式的爱情吗?爱情非得亲亲搂搂抱抱吗?给了你们那么多钱,这么个都不会吗?你把我的钱用在哪儿了?”


老王头上的汗越来越多,陈天润终于放过了被蹂躏的指甲,抬起头,“航哥……”


“怎么了乖乖?还热吗?给你拿个小电扇好不好?”


陈天润摇摇头,“要吃无骨鸡爪……”左航这才赶忙起身去外面给陈天润拿鸡爪,走之前甩给王导一个眼刀。


陈天润给王导使使眼色,王导赶紧跑去了找编剧校正剧本,以防再触怒左航这个祖宗。


05.

左航最近很郁闷,他感觉陈天润不喜欢他了。


他坐在酒吧跟好友吐露苦水,他说到了几天前的一件事情。


前几天左航去谈合作,对方为了贿赂左航,在合作谈完之后偷偷给左航房间里塞了一个小男生,还悄咪咪给左航下了药。


左航吃完饭感觉身体不适便给这几天在家休息的陈天润打电话让他来酒店接自己,他先去了房间休息,结果刚进房间还没来得及关门就被男生缠住了胳膊。


那个男生像八爪鱼一样死死扒住左航,左航虽然被下了药,但平日里高强度工作让他有极强的自制力,他即使脑袋晕乎乎的,但在很快辨认出来眼前的人不是陈天润之后他就极力地想推开那个陌生男孩。


男孩有命在身,而且也想攀上左航这个高枝,所以格外使劲,再加上左航喝了药,即使神智还算清醒,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开始发软,再加上对面好说歹说也是个成年男性,所以男孩一动不动地缠着左航,左航怎样都无法摆脱。


好巧不巧,这个时候陈天润顺着没关好的门进来了,他按照左航发给他的房间号一路找到了这里,结果门没闭,他一进去就看到了搂在一起的,衣衫不整,气喘吁吁的两个人。


一个是左航,一个是眉清目秀的男孩子。


三个人都愣了,据左航所说,当时那种自我愧疚,仿佛被捉奸的感觉实在太强烈,他看到陈天润的第一秒开始就想好了要怎样解释道歉,并且规划好了要怎样哄陈天润,哄几天。


可当他把说辞准备好之后,刚想开口说话,陈天润闭眼道歉关门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没有一丝拖沓,仿佛是在军事化管理学校练了十年的动作。


“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


好像他们三个从来不认识,好像他和左航完全不认识。


左航当时认为陈天润一定生气了,他在喊出“你再缠着我合作就黄了,我看你回去怎么交差”之后成功震慑住了男孩,他也成功逃离了那个房间跑出来找陈天润。


结果早已人走茶凉,哪里还能抓到一丝陈天润的身影。


他着急忙慌地想回家,结果没想到那个缺德合作方考虑过于周到,把左航提前准备好的司机也打发去吃饭了。


左航站在路边等代驾,结果这个代驾就像唐僧师徒四人去西天取经一般经历了路上车祸,半夜的离奇堵车,一路全是红灯等等一系列九九八十一难之后终于来到了左航身边。


左航顾不上跟他理论,身心俱疲的劳累以及想尽快找到陈天润的焦急很快盖过了缺德合作方下的那点药性并不强的药。


左航是个直脑筋,他觉得陈天润生气一定不会回家,他先让司机去了陈天润那套平常用来躲狗仔的公寓,又去了平常陈天润最喜欢去的海景房,最后去了陈天润很喜欢的一个民俗屋,都没有找到陈天润。


他又找了一圈陈天润平常爱吃的几家店,也没有找到。


直到最后天要亮了,代驾司机说要回去送孩子上学,左航才让他把自己送回家放他走了。


左航颓靡地开门回家,结果在玄关看到了陈天润换下来的鞋,他一下又像打了鸡血一样跑上楼,果不其然卧室的门是关着的。


他打开卧室门,里面拉了窗帘,昏暗一片,床上隆起了一个包,正在有节奏地上下起伏着。


左航走过去,看到了陈天润,陈天润把脸埋在被子里,只留了半张脸在外面,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他正在平稳地呼吸。


看起来睡得很香。


左航终于松了一口气,紧绷了一晚上的弦松了下来。


人找到了就好。


他怕吵醒陈天润,去了隔壁房间冲了个澡就睡了。


躺下的那一瞬间,他一直忽视的头疼和酸软才气势汹汹地卷土重来。


06.

左航没睡了一会儿就起来准备去公司,他下楼的时候陈天润正在吃早饭,手机里放着搞笑短视频,陈天润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客厅。


左航更加坚定陈天润生气了。


陈天润,肯定是故意气我的,让我赶紧哄哄可爱老婆。


老婆吃味的样子好可爱,我好喜欢。


左航加紧脚步走到餐厅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陈天润就抢了他的先。


“你怎么回来了?”疑问的语气。


“阿润,你听我解释,我不认识那个男的……”


“我懂我懂,肯定不认识,认识就奇了怪了,那你也不能不陪人家过完一个整夜吧,那样也太不风度了。”说完陈天润咬了一口葱花饼,喝了一口白粥。


“快坐下吃饭,这饼泡粥超好吃的。”


就在左航愣神的空档,陈天润按着左航坐下,起身去给左航拿碗筷。


左航望着陈天润的背影,脑子里两个纠结的小人儿在打架。


还在……生气嘛……


陈天润丝毫没有察觉到左航情绪的不对劲,坐在一旁兴致冲冲地跟左航分享前两天拍综艺时遇到的好玩事情。


这下傻子都看得出来陈天润没生气了。


不仅没生气,心情还很好。


左航看着独自开朗的陈天润,到了嘴边的解释被轻飘飘地堵了回去。


他很郁闷,陈天润好像不把这个当回事,拜托,跟别的男人睡一觉你陈天润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


这样真的好让我左航伤心。


左航说着说着索性连酒也不喝了,把酒瓶一放,趴在酒桌上不起来。


好友在一旁看着左航这个样子摇头咂舌,真是活久见。


他好奇地问左航:“你不就是包养他玩玩嘛,干嘛那么认真,说不定人家还觉得你乱搞是理所当然的呢。”


左航听到这话蹭的一下从桌子上起来,“我才没乱搞!我的心从始至终都是阿润一个人的。”


“可是说不定人家也不喜欢你,就看上你的钱了,所以人家才一点都不在乎。你也不想想,你光是喜欢人家了,人家还把你当遥不可及的金主爸爸呢,可能喜欢你吗。”


左航听完又颓废地趴了下去。


到底要怎样啊。


阿润好像真的不喜欢他。


07.

左航回家的时候家里灯没亮着,左航以为陈天润早早睡觉了,结果上了楼也没发现陈天润,可陈天润的拖鞋也确实不在。


他正打算跟陈天润打个电话问问,突然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声音。


左航这套别墅有个后院,陈天润喜欢摆弄些花花草草,左航就用来给他做后花园。


此时的声音正是从卧室窗户外面的花园里传出来的。


左航慢慢走到窗户边,往下看到了坐在秋千上打电话的人儿。


秋千是背对着卧室的,从左航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陈天润的后脑勺,陈天润低着头,看不出情绪。


窗户是开着的,左航可以把陈天润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姐,我喜欢他也没用啊,人家就没那方面的心思,人家眼里我就是个被包的,谈啥情情爱爱啊。”


“我打算过两天就跟他说开吧,反正我俩也没签过合同……之前那个出租屋被别人租走了吗?那我这两天先找找房子。”


“那房子是人家买给我的没错,那我不跟人家那啥了我还能死乞白赖地住着?哎呀,姐,很快就找下了,你别担心。”


“真不能继续下去了,我感觉他对我的新鲜感快过了,我前两天去酒店接他看见他跟一个男的那啥……与其等着人家跟我说,不如我自己收拾好东西赶紧滚蛋。”


“行,姐,我明天就跟他说,啊,对,他还没回家呢,你别担心了,我明天再跟你说啊,拜拜。”


挂断电话,周遭一下变得很安静,陈天润叹了口气,低头把头埋进臂弯。


左航的温柔何尝不让他动心,可他也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光明正大的情侣关系。


陈天润动心了,所以他要跑路了,他无法接受左航亲口宣判,天知道那天他在酒店看到左航的时候心里有多难受。


现在他觉得左航对他的新鲜感要过了,他要体面一点,绝对不能让左航察觉到自己喜欢他,他要洒脱一点。


陈天润,你也不亏是不是,左航那么帅,那么好。


再过几天就都不是你的了。


陈天润好想哭。


有的时候,有的关系,一开始就是错的。


左航,左航,左航。


“陈天润!”


陈天润抬头去看,左航恨铁不成钢地盯着他。


“他妈的气死我了,老子不喜欢你给你花钱闲的啊,真他妈当老子对谁都好是吧?”


陈天润的脸上还带着泪光,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左航,他沉浸在看见左航的震惊之中,没来及思考左航的话是什么意思。


“陈天润!你给我听好了!老子挣钱,就是给你花的,就是用来养你的,老子的房子,你住到地老天荒都没问题,我包养你不是因为我想玩,是因为你是陈天润,我喜欢你!”


“而且!我不想再继续包养你了!我要做你男朋友!陈天润!别发呆了!听见了没有?我要做你男朋友,和你结婚的那种男朋友,带你回家见我爸妈的那种男朋友,让你微博官宣置顶的男朋友!到底听见了没啊!”


有情人的浪漫不需要灯火点缀,月光足矣。


陈天润破涕而笑,他张开双臂。


“左航,要抱。”


“等着。”


08.

“喂,姐……房子不用找了……我俩……哎呀算了算了,你准备一下公关吧姐,我俩要官宣……正经的那种啦!”



END. 






评论(66)

热度(3206)

  1. 共14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